当时

2021-06-07 18:33

康康8岁,陕西安康人。他已经记不清爸爸妈妈是哪一年离婚的,印象最深的是和爸爸漂泊在外的日子。爸爸名叫康厚才,常年在外打工,辗转河北、北京等地。去年3月12日,康康被爸爸送到河北保定市涞源县恒英幼儿园。幼儿园一共100多个孩子,康康属于全托,每月托费550元。

当时,康厚才身上没带钱,两个月后才将1100元打进了谷润平的银行卡。

今年过年,谷润平将康康接回家中,和她19岁的小儿子同住。“孩子特别懂事,期末考试时数学考了98分,语文88分,一提起‘爸爸’两个字就哭。”

小学开学第一天,谷润平买来一身新衣服,带康康到涞源县小学报名,下午放学,再派幼儿园的老师将康康接回幼儿园——直到今天,康厚才一直没来看望孩子,康康每天吃住依然在幼儿园,吃穿住学的费用,由谷润平独自承担。

谷润平能清楚地记得康康来时的情景,“孩子的爸爸说他在附近一个矿山上打工,工作忙,让我多费心。”谷润平48岁,是这个民办幼儿园的园长。

昨天下午,记者通过《保定晚报》记者邸志永,联系到了康厚才的老乡代师傅。他说,康厚才在孩子两岁时,与妻子离婚。此后,带着孩子四处打工为生,“这么多年,父子俩一直相依为命,感情很好。”代师傅透露,康厚才平时喜欢赌博,而且数目不小。

一直到当年8月,康康该上一年级了。谷润平联系了康厚才。电话那头,康厚才说自己人在上海,没时间回来,“希望谷老师帮忙找个学校,至于生活费,等我回来后一次结清。”

几天后,谷润平收到了来自陕西安康平利县长安镇双河村9组寄来的包裹,“很大一包,有户口本,还有衣服,但是这些衣服一看就是大人穿的,孩子根本穿不了。”

“且不说欠我们幼儿园6个月的保育费近4000元,现在连手机都成了空号,彻底联系不上人了。”谷润平最后一次联系到康厚才是今年2月27日,当时康厚才说正在筹钱,会尽快接孩子。

很快,生性开朗的康康就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们混熟了。“一般来说,爸妈离异,又长期在外无定所的孩子,都比较自闭,或者自卑。但是康康很乐观,心态很阳光。”

上小学,要给孩子建学籍,需要户口本等相关证明。康厚才说,这些东西,老家有人寄过来。